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首頁 / 制造行業 / 中國制造業 / 正文
 
廣告
 

《美國工廠》講的,就是你想知道的“996”的最終結果

所有矛盾終究抵不過時代和技術。
世界經理人專欄

人神共奮

全部文章首發于“人神共奮”微信公眾號(ID:tongyipaocha)。顛覆你對職場、管理、財富的看法。

最后,中美員工都是輸家。

一、美國工廠與中國996

紀錄片《美國工廠》講了一個中國資本家智斗美國工會和工人的故事,此片近期大火,我分析有三個原因:

第一、為什么在美國火?這是奧巴馬的電影制作公司的處女作,講的又是奧巴馬請來的“中國企業家”曹德旺在美國開工廠的故事,又在中美貿易沖突的大背景下,恰逢“金毛大元帥”命令美國公司全部滾回美國,因而話題感十足;

第二、為什么評論界會火?看《美國工廠》,最容易想到的是“中美文化沖突”,這個話題有天然的爭議性,寫一百篇文章都可以觀點迥異不帶重復的。

第三、為什么在中國火?這部紀錄片其實跟之前討論的“996現象”是一脈相承的,很容易觸及白領這個網民中主流意見群體的敏感點。

作為中國職場的長期觀察者,我對第三點尤其關注,片中的美國工人對工廠既無法忍受又離不開的患得患失的心態,也是中國職場上9095后的一部分心態;而片中勞資關系的緊張被擺到明面上討論,也許是即將登上職場舞臺的00后的常態;而影片中的勞資沖突,更可能在幾年后的中國大規模爆發。

換句話說,前段時間突然爆發的“996”的話題,只是未來的一場社會危機的預告片。

二、日本人走了,中國人來了

在講本文的核心觀點前,我先闡述一下,為什么《美國工廠》中的沖突,其核心并不是文化沖突。

30多年前,有一部美國喜劇片叫《超級魔鬼干部》(Gung Ho),內容和《美國工廠》超級相似,只不過它把中國換成了“日本”。

影片講的是美國的小鎮,一家汽車裝配工廠因為日本汽車的競爭而面臨倒閉,高層請來了一家日本汽車企業買下工廠,保住大家的飯碗。日本人當然也不是來做慈善事業的,接下來就是用日本集體主義式的管理方式來改造美國人,由此產生一系列的文化沖突。

編劇編出來的情節,在30年后的紀錄片《美國工廠》中再現,巧的是,片名“Gung Ho”也來源于一個漢語詞匯“干活”(也有說是“工業合作社”)的音譯,這個詞最早是美國人形容清末赴美勞工吃苦耐勞、做事效率高的特點。二戰時,被美國軍方演繹成“工合精神”,即為了集體自我奉獻,并分工合作達成目標,也算是中國文化對美國最早的貢獻之一吧。

你看,三十年轉了一圈,又回到原點。

實際上,中國制造業的繁榮對美國企業界的沖擊,遠遠弱于當時日本制造業的沖擊,因為當時的美國制造業還是“大到不能倒”的支柱產業,當年美國企業界最流行的就是到日本學習企業管理,并把“豐田生產方法”改造成美國的“精益制造”的管理方法。

然而幾十年后,美國的高科技產業取代了昔日的制造業,日本人哪兒去了呢?

日本經濟泡沫破滅后,日本人回家反思自己的管理方式去了,“改革急先鋒”索尼干脆“全盤西化”,請來老外當CEO。

集體主義挽救不了美國沒落的制造業,甚至救不了日本人自己,這是比文化沖突更深層的經濟規律。

那么,“美國工廠”真正的問題在哪兒呢?

三、中國資本家智斗美國工會

如果從文化沖突的角度分析,很容易得出結論,美國人自由散漫,天生不適合需求吃苦耐勞的制造業。

這個分析當然有道理,卻不是問題的根源。

片中有很多美工人都要打兩份工,在福耀工廠上完班,還要繼續下一份工作。美國并非是歐洲那些養懶漢的福利國家,美國夢的核心就是“只要有平等的機會,努力就能過上好生活”,可以說,美國人并不懶。

一位來中國工廠參觀的美國員工說:“我們美國人,有一些想進步的人,非常好,可大部分人來上班就是為了拿工資,不是為了做玻璃。”

美國工廠后來請的那位自稱很熟悉美國文化的高層在與美國員工溝通時說,為什么工廠虧損還是給大家漲薪呢?因為工作效率來自好員工,工作狠一點,工作久一點,我們也能達到中國工人的效率。

這些思維方式,跟中國員工沒有什么不一樣的。

那么,美國員工思維的真正差別在哪兒?

美國工人擔心,這個房間只有一個門,如果發生火災,我該怎么逃生呢?中國員工不會這么想,不是我們不關心安全,而是下意識的認為,勞動保護是單位要考慮的事。

一位叉車工說:工廠讓我抬起兩倍重量的東西,那個叉車根本沒那么堅實。換成中國員工會想,既然以前都是這么做的,那就干吧。

一個員工在福耀的中國工廠看到工人用沒有防護作用的手套分揀玻璃,覺得不可思議;這在中國人看來,手套太笨重就干不了精細的活,換來換去還很麻煩,小心一點就是了。

對于勞動權益的高度關注,這才是中美工廠員工之間真正的差異。

中國人開的“美國工廠”,本質上遇到的不是文化沖突,而是勞工權益與資本利益的沖突,轉換成政治課本里的術語,就是剝削與反抗,就是剩余價值該歸誰。

這個矛盾變成電影的核心事件:要不要工會。

好在美國法律早有一套成熟的處理方法——全體員工投票,所以全片最大的看點就是工會和工廠管理者是如何在工人中拉票。

支持工會的工人把勞資沖突包裝成“民族情緒”:“我們不能一出家門,就到中國上班,……這里是美國,要讓他們遵守美國的法律。”

工會的人演講說:……是工人和勞工運動讓美國強大起來,我們有辦法既讓公司賺到錢,又能讓員工有一份體面的工作,我們能夠做到雙贏。

可事實上,這不過是個空洞的承諾,根本沒有什么雙贏。

曹德旺當年算過一筆帳,美國的原材料、能源、土地、稅收價格遠遠低于國內,又靠近下游大客戶,唯一高的就是人工,可玻璃制造行業,人力成本占比很小,把工廠搬到美國,一樣能賺錢。

好吧,既然如此,為什么美國本土的玻璃廠商競爭不過福耀呢?

美國的制造業實際上是被勞工權益打垮的。

影片中,工會問題專家給工廠分析工會帶來的最嚴重的問題,不是漲工資,也不是罷工,而是工廠不能直接雇傭工人,也不能直接管理工人,一切只能通過工會傳達。

你能想象,你的上司給你提要求,要通過工會來提,你反饋看法給上司,也要通過工會嗎?這還怎么干活啊?

影片沒有拍的是,曹德旺一開始是想直接收購美國公司,可談判時,發現對方一半都是工會的人,任何事情都要工會點頭,曹德旺當即放棄了收購的方案,改成自己建工廠。

所以面對工會的陰魂不散,曹德旺也旗幟鮮明地威脅:“工會進來,我工廠就不開了”。

曹老板一發火,州長和一堆議員立刻發表聲明支持工廠,政客之所以敢這么做,因為隨著制造業的衰落,很多美國人也意識到工會不解決任何問題,工會本身才是問題。

影片中第一次提到工會問題,是參加開業慶典的參議員,為什么要在大喜的場合下說讓主人討厭的話呢?很明顯,人家是來拉選票的。

工會之所以強勢,因為有人要擴大地盤,有人要拉選票,卻沒有人真正關心勞動權益。

最終,成功阻止工會進入最關鍵的力量,是年輕人。 

一位反對工會的美國員工說:工會唯一做的,就是留下爛員工,而我們這些優秀員工,就會隨波逐流,對我有什么好處?

年輕人成長在制造業走向衰落的年代,他們害怕再次失業,他們不覺得可以靠別人的保護生存,于是工廠成功地說服了他們。

事實上,美國工會也意識到自己不再受歡迎,開始改變生存策略。

影片沒有說的是,福耀在美國還買了一間工廠,本來就是有工會的,曹德旺把工會的工人帶到中國來參觀,結果“現在在那些美國人心目中,我們就是神,工會從來不鬧 事。”(曹德旺語)

可中國老板真的贏了嗎?

四、誰創造了中國制造的神話?

說文化差異并非中國制造業強大的根本原因,還有一個理由:中國人并非天性勤勞。

剛剛改革開放時,一些應邀來華的國外專家對中國國營企業工人的印象是懶惰,一個人能完成的工作要三個人干,不管任務有多急,午睡時間雷打不動;日本能率協會專家三上展對中國政府說,中國不需要增加機器的投資,只要在管理方式、人員素質等方面著力改進,生產效率就可提高5~10倍。

可以說,集體主義制造的懶漢,被資本主義精神改造了,這才有了中國制造業的效率神話。

制造業是最能體現傳統的資本主義精神的產業,追求更高的效率、更統一的質量、更低的成本,所以最適合的管理方式就是軍事化,把人異化成工業流水線上的機器,一個月休息兩次、幾年回家一次、強迫性加班、集體化生活……,這些標準的管理行為,目的并不是壓縮成本,而是提高效率。

制造業不需要個性,也容不下個性。

很多人覺得制造業很落后,其實中國的所有產業都是被制造業改造過的產業,飯店的服務員要當眾做廣播操、白領要參加拓展洗 腦,互聯網公司還有首席價值官,無論是華為比亞迪,還是BAT,所有企業都是按制造業進行管理,核心都是“更高的效率、更統一的質量、更低的成本”。

然而從90后進入職場開始,這套以“成就感、責任感和歸屬感”為核心的管理模式玩不動了,馬云是70/80后的奮斗的偶像,卻是95/00后眼中的“馬扒皮”。

這一代人沒有目睹過老國企的“大鍋飯”時代,而他們在高中大學政治課本里學到的“剩余價值”“剝削關系”的概念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必將滅亡”的理念,轉眼就可以拿來送給老板和上司——你還無力反駁。

美國勞工運動高 潮的五六十年代,也是美國制造業稱霸全球的時候,企業就算倒閉,工人們也很容易再找到工作,這正是工會有恃無恐的原因。

同樣,中國新一代員工相信自己總能找到工作,只要政府好好管管這些無良企業,所有企業都執行勞動法,就能實現雙贏。

他們會把“996”簡單地看成是法律制度執行不到位的問題,看成是資本家剝削問題,卻不愿意承認這個事實——

如果真正嚴格按勞動法保護員工權益,“中國式管理”的失效會讓大部分企業都失去競爭力,這并不是人力成本的問題,而是勞工權益與制造業先天的沖突,不管深圳的華為比亞迪,還是鄭州的富士康,或者是中關村的碼農們,都逃不了。

在很多人看來,過度依賴制造業正是中國經濟水平落后的原因,我們應該學習美國的高科技企業。實際上,美國今天的貧富分化問題,中產空心化問題,病因都在于制造業的衰落,因為金融業和高科技產業受惠的永遠只是一小部分人。

不過,除了我前面預言的社會危機,“制造業和人的個性化”這個與生俱來的矛盾,也許還來不及大規模爆發,就以另一種方式徹底解決了。

五、我們再也賺不到那種錢了

影片前半部,工會矛盾爆發前,工廠管理者向曹德旺匯報工作時說,“美國工人很怕熱,我盡量實現他們想要的環境……”,發現老板沒有搭話,趕緊補充一句,“在成本范圍之內。”

影片結尾,解決了工會矛盾后,工廠管理者再一次向曹德旺匯報工作:“下一次,這里要取消兩個工人……,那里要取消四個人……,這些人,那些人,統統可以去掉,改成機器操作,……他們太慢了。”

影片結尾的字幕說:“自動化將導致全球高達3.75億人需要重新尋找新類型的工作”。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xgffoy.live)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广州地中海夜总会公主